吊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甘肃卫生系统万人开微博现象调查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3:00 阅读: 来源:吊灯厂家

卫生厅长带头开微博,还发动全省卫生系统上万人集体“织围脖”,并在国内三家网站开通三个微博矩阵。作为一个西部欠发达省份,甘肃省卫生系统为何要敢为人先?是紧跟网络时尚,还是集体政务创新?实施半年来效果如何?半月谈记者进行了调查。

半月谈记者 谭飞 王艳明 闫鹃

微博方寸天地,已成医患共需

“现在逐一回答:关于类风湿关节炎的问题,我曾经给不同的病人进行过详细的回答,由于微博提问多,刷新滚动快,你要留意是否已回答,回翻就可以看到;关于小儿感冒咳嗽的问题,我也曾回答过,这样的小儿多半是合并慢性咽炎、扁桃体炎,你应该先治好咽炎、扁桃体炎,感冒就会减少……”

这是2011年12月14日,甘肃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名誉会长裴正学发的一条微博。“现在每天都有网友问我养生、疾病治疗及医疗发展方面的问题,我会每天集中一个小时通过微博进行回答。”裴正学75岁,古稀之年的他仍忙碌不已,上门诊、查房、带学生,在工作上比一些年轻人还显得精力充沛。

作为知名老中医专家,在甘肃省卫生厅的号召下,2011年8月裴正学开通了自己的微博,短短4个月时间,他的粉丝已经超过1.5万个。“微博上可以加强医患沟通,对于严重的疾病虽然不能通过微博诊治,但是可以通过医生的回答使患者心情愉快,增加患者的治疗信心。”裴正学说。

兰州大学第一医院教授刘东汉也是开通微博的专家之一。最近他在自己的微博里给网友提供了一个治疗冻疮的处方,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转发和评论,一名网友这样评价:“舒经活血,祛风散寒,尤其适合我们北方地区,开得好!”

万人微博矩阵,带来政务新风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微博问诊”不仅方便了医患间的寻医问药,更搭建了卫生系统与公众间“问需”“问政”的平台,有利于政务创新和服务方式的转变。

甘肃省卫生系统开微博始于2011年5月,8月全面启动,短短几个月时间,包括五级中医药师承指导老师、医疗机构执业医师和卫生行政人员等上万人开通了个人微博。

与此同时,为了方便管理和服务,甘肃省卫生厅还在新浪网和腾讯网分别建立了卫生系统个人微博矩阵,2011年11月初又在人民网开通了甘肃省卫生系统官方微博矩阵。

“微博有三个特点:一是技术平台非常好用,商业网站搭建起来后,政府不需要再花钱;二是中性平台,不同的群众可以自由交流;三是符合现代人的表达习惯,文字简短,阅读方便。”作为甘肃省卫生系统开设微博的最早倡导者,甘肃省政府新闻办主任梁和平认为,微博是现代传媒中最活跃、发展最快、影响最大的载体,而卫生系统又是与老百姓关系最密切的行业,通过微博平台,可以方便群众,有利于改进服务。

“我们把每一项决策都发布在微博里,全系统的人员第一时间就能看到,比发文件快多了,提高了工作效率。”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介绍,微博已经成为甘肃省卫生工作的指挥平台。刘维忠举例说,甘肃有79个县级医院实行了药品零差率销售,政策能落实这么快,得益于微博的传播。

由于微博是一个开放、透明的信息平台,甘肃省卫生系统借助微博平台发布、传递的各类决策、文件等信息,不光在卫生系统内部知道,每个关注和关心这一领域的人都能看得到。

“让纳税人知道我们每天在干什么,每一项政策的决策过程是怎样的,出台了哪些对百姓有用的政策,我们是怎样管理这个行业和队伍的,在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看病不方便、看病不舒心方面有哪些具体作为。”刘维忠说,正是这一没有遮拦的政务公开,与网友形成了有效互动。

“微博问诊”需完善,监管规则相配合

就在甘肃省卫生系统微博圈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的时候,因刘维忠在甘肃省卫生网站发表署名文章和在微博等处推广猪蹄食疗作用,他的观点和做法引起媒体质疑,并引发网上热议,被一些网民起了一个“猪蹄厅长”的绰号。

面对质疑,刘维忠积极回应:“我在卫生厅网站发文章和在微博发单验方确有不当之处。自己在这方面经验不足。欢迎广大网友继续对甘肃卫生工作和中医发展提出宝贵意见。”

正是这一坦诚回应,身陷网络舆论漩涡的刘维忠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不光其个人微博人气节节攀升,而且甘肃省卫生系统微博也因这一事件得到了快速发展和强化管理。

甘肃省卫生厅成立了全省卫生系统专家微博服务站,负责全省卫生系统专家微博运行组织、指导等工作。11月上旬,甘肃省卫生厅出台了《甘肃省卫生系统专家微博服务管理制度(试行)》,要求卫生系统专家微博发布信息必须严格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微博发布内容和信息必须是传播健康知识、提供健康咨询、宣传便民惠民卫生政策等。

然而,目前国内对互联网医疗活动的监管尚无专门的法律规范。有专家认为,“微博问诊”极易陷入患者维权难、医师风险大的两难困境。广东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副主任宋儒亮表示,“微博问诊”不论对于医生和患者,均存在权益不受法律保障的风险,一旦产生误诊并造成不良后果,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还有一些专家提醒,不能将“微博问诊”当做万能药方,取代医院就诊。河北省人民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教授倪爱华表示,对于微博上的提问,他们也只能做一个简单的医学常识普及,并不能代替医院治疗。通过微博平台,他们能做的就是引导患者正确就医,不要乱吃药。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隔着一层“网”是把不到脉的。

江苏南京市社科院院长叶南客认为,“微博问诊”给患者提供了更多的咨询空间,方便患者了解病情。但相应的防范规定和制度不能缺位,一定要未雨绸缪,建立长效机制,除了对医师进行正确引导以外,政府也要加强监管,防止“张悟本”式的“大师”牟利其中。(《半月谈内部版》2012年第2期)

济南西服制作

天津西装订制

黄冈定制西服

甘肃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