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小学生为北京城市建设提建议能否开通地铁quot冬奥专列quot

发布时间:2021-01-08 20:32:51 阅读: 来源:吊灯厂家

原标题:中小学生为北京城市建设提建议

能不能开通地铁“冬奥专列”?

一年一度的北京市中小学生科学建议奖日前揭晓。本届科学建议奖活动共征集了近千名中小学生提出的871项建议,包括城市治理、环境保护、京津冀协同发展、冬奥文化传播、民生保障等方面。据相关负责人介绍,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建议更加联系实际、贴近生活、富有创意。

2008年,北京市教委根据市领导批示设立“中小学生科学建议奖”,以引导、鼓励广大中小学生积极为北京城市建设献计献策。2009年举办首届北京市中小学生科学建议奖评选活动,迄今已连续举办九届,吸引了上万名学生的广泛参与,收到参评报告6340份,共评选出科学建议奖和科学建议提名奖180项。其中,《关于阶梯水价改革的建议》、《野草绿化屋顶的建议》被有关部门采纳,部分经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交北京市两会变成北京市政策,更加有效地激发了中小学生的科学精神、创新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据透露,孩子们的相关建议今年有望被继续带上两会,成为政策制定的参考。

将冬奥文化宣传进地铁

2022年冬季奥运会将在北京和张家口举办,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举办冬季奥运会,不少孩子将科学建议的关注点落脚到冬奥主题。

来自海淀区第二实验小学的宋奇峰提出了“在地铁开展冬奥文化宣传”的建议。他通过问卷调查发现,了解冬奥会的人群数量与不太了解的人群数量基本持平;所有被调查者中关注地铁广告的占比近九成,仅有10%左右的乘客完全不关注。“因此我大胆预测,在地铁站进行冬奥文化宣传将有助于民众了解北京冬奥会,大大提升冬奥会的社会关注度。”

怎么宣传?联想到北京地铁曾开设过“NBA专列”、“阴阳师专列”等主题列车,宋奇峰心里有了主意,为何不来一辆“冬奥专列”?为此,宋奇峰也特意做了调查,绝大多数受访者对主题列车给予了正面评价,认为其“模式新颖、吸引力强,可增加社会关注度和相关经济利益”。在此基础上,宋奇峰又提出了设计主题公交卡、设置冬奥比赛项目VR体验、开展冬奥吉祥物快闪等一系列组合方案。

为了更有针对性地推出活动、增强宣传效果,宋奇峰又针对不同性别、年龄、学历、职业的人群,做了“在北京地铁进行以下哪种推广会增加您对冬奥会的关注度和了解度”的调查。在此基础上,宋奇峰建议,主题列车应着重满足中青年男性需求;主题公交卡设计应更加清新活泼,满足女性、少年儿童、老年人和学生群体需求。让他意外的是,55岁以上人群也对VR体验活动展示出极大热情,因此宋奇峰建议,这一项目在注重吸引青少年群体的同时,也应开发一些舒缓的、非刺激性内容供老年人体验。

建简易旱冰场普及冰雪运动

无独有偶,海淀区育鹰小学的宋奕程也将选题聚焦到了冬奥上。不过,她的关注不在文化传播,而在运动普及。“我们国家提出了‘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可是作为普通的小学生,我发现四季都可以滑冰的场地太少了。”宋奕程还发现,专业化、标准化、规范化的滑冰场馆造价高、建设周期长,一般来说票价也比较贵,短期内并不利于在普通民众中普及使用;而另一方面,北京市内公园和广场越来越多,分布也很广泛,但出于安全考虑,一般都禁止进行旱冰或滑冰活动。“我在奥森公园游玩时,经常看见一些违规在公园内滑旱冰的人与管理人员发生争执;冬天的时候也总会有管理人员到冰面驱赶违规滑野冰的人。”

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呢?宋奕程大胆提出“堵不如疏”:如果能在有条件的公园和广场开辟出一定空间,依据周边人口以及流动人口数量,建设大小适中、成本较低、相对简易的室外旱冰场,是不是就可以解决这一矛盾呢?

在宋奕程看来,简易旱冰场虽然只是一种补充,但依然对运动普及起到促进作用,通过旱冰运动能够为真冰运动打下良好的基础。“我当时先跟一位教练学习滑了一段时间旱冰,第一次去五彩城商场的真冰场,就可以比较顺畅地滑冰了;而有些没有基础的人穿上冰刀鞋后连站立都很困难。”

除了运动普及,宋奕程同样关注到了安全管理问题。她认为,为了安全需要,可以为每个简易旱冰场配备一名管理人员,用来处理一些突发和紧急事情。为了提高人力资源利用效率,可以同时在旱冰场边上开设一家小卖店,由这名管理人员兼任售货员。

改造公园入口方便特殊人群

除了将目光投向“高大上”的冬奥会,也有孩子怀着爱心将目光关注到了身边的特殊人群。

今年5月,来自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白思邈,跟妈妈带着年幼的妹妹一起去公园玩。到了公园门口才发现,妹妹的婴儿车太大,根本进不了公园L形的入口。妈妈只好先把她和妹妹送进公园,再请人帮忙费了好大劲才把婴儿车从通道上方举进了公园。

“坐轮椅的残疾人和老人,他们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吧?”怀着这样的疑问,白思邈开始了自己的研究。原来,近年来,很多开放式无人值守的公园入口处都安装了她和妈妈碰到的L形通道,目的就是为了限制车辆的驶入,净化公园环境。白思邈通过问卷调查发现,仅有1.78%的人认为L形通道方便使用,而绝大部分被调查者都认为其不方便使用。这样的调查结果其实是有现实支撑的,在实地考察了5座公园22个L形入口后,白思邈记录下的测量数据显示,目前L形入口的宽度均值为60.3厘米,通道宽度均值为60.4厘米;而婴儿车和轮椅的宽度最大可达66厘米。因此,通道势必造成这些车辆的通行困难。白思邈还注意到,很多L形通道旁边虽然设置了无障碍通道,但经常上锁,并没有充分发挥作用。

针对这一情形,白思邈有针对性地提出,一方面,可以通过将现有通道围栏做一下移位,将L形通道的入口和通道宽度设置为67厘米,拐弯处适当加宽,设置为70厘米,以方便婴儿车和轮椅的转向;另一方面,她也创造性地提出了公园入口新型设计方案——“两段式控制门”和“十字形旋转门”,通过设置特定的长度,达到允许婴儿车、轮椅通过而阻止自行车、三轮车等进入的目的。

让重症残疾人获得更多救助

海淀区翠微小学五年级的赵闻伯也把关注点投入到了特殊群体。他的三姨夫被确诊为运动神经元病,从家里的顶梁柱成了一个全身瘫痪的渐冻人,除了能眨眼睛身体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功能。身边有这样的亲人,赵闻伯深切地感受到了重症残疾人生活的不易。“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开始试行发放补贴,但数目还不高,例如我三姨夫每月可领取的特殊护理补贴只有300元。况且不是所有困难的重症残疾人都能领到补贴,只有到有关部门办理了残疾证明的人才能获得救助。”

为此,赵闻伯建议,应简化重症残疾人的确认手续和方式,以方便那些无法出门完成鉴定获取残疾证的人群;对完全丧失生活能力的重症残疾人家庭,按贫困程度每月发放生活补贴,最高可按当地最低工资水平发放;同时,根据重症残疾人需要护理的程度,按月发放家庭护理补贴。“如果不是身边的亲人患病,我可能永远不会想到,看似平常的呼吸都要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但每个生命都有生存的权利,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公益救助的行列,国家也加大了救助的范围和力度。我相信在祖国的大花园里,尽管有些人像太阳花一样花期短暂,但同样能够获得尽情绽放的权利。”

本报记者牛伟坤

读课文大江保卫战有感

余音

如果我是神笔马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