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商压垮服装批发市场淘货将成往昔记忆

发布时间:2020-03-10 11:14:26 阅读: 来源:吊灯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这是去年的销售额,几近每天都过万,前年的话每天卖2万都是比较正常的事情。你再看今年的,好的时候都只有6七千元,不好的时候一天只能卖3四千元。我从2006年开始在这里开店,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再这样下去只好不做了。

在上海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下称七浦路)中心的豪浦批发城内,1名位于二楼电梯口的商户翻开其记账本,指着上面逐年递减的数字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冷冷清清、人声鼎沸、随处可见小拉车+黑塑料袋标配的服装批发市场,以后也许只能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了。

之前,一则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将外迁,或带动数十万人转移的消息已震惊了全部服装业界。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本次北京市政府下了很大决心要进行产业升级,搬迁看来不可避免。

第一纺织网总编辑汪前进对本报记者说,批发市场的业态目前整体处于萎缩阶段,出现关闭、外迁的频率或许会进一步加快。

而从另一个层面看来,在消费业态升级、电商冲击等多重因素影响下,服装批发市场本身也在顺势而为、加速转型,未来也许会改头换面以另一种形态延续下去。

夕阳西沉

前述七浦路商户在接受采访时,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商铺每平方米月的租金已超过了1000元,20平方米左右的商铺年租金大约为25万元,每一个月就是超过2万的租金本钱,再加上电费、人工费,照今年这个情况我只能越卖越亏,现在我连帮忙看店的人都不敢请,每天都自己来。

相比之下,一样位于七浦路但位置相对偏僻的超飞捷批发市场、白马大厦等则更是惨淡经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白马大厦内看到,虽然正处于春节前的批发旺季,但来白马大厦采购的人寥寥无几,2、三楼有大量待转让空置铺面,还有相当一部分店铺直接被邻近商户租作仓库使用。

听到有人询问店铺情况,白马大厦内的多家商户都表示愿意将商铺不加价转让给记者。其中一家售卖中高档刺绣女装的商家称其年后将侧重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展开批发业务,实体批发现在是愈来愈难做了,要末转做零售,要末就去开网店。

对此,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道,虽然服装专业市场的体量前年就已突破了5000万平方米,但其市场交易量近年来其实处于不断的萎缩中,这意味着此种业态正在逐步淡出。

七浦路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也告知记者,10年之前的七浦路几近12个月都是旺季,来自全国各地的采购者常常将这里挤得水泄不通,而现在虽然市场容量变大了,但批发市场数量也多了,而且终端销售一直不振。

我们不是怕七浦路不好,而是怕行业不好。该工作人员感叹。

多重夹击

在批发业务大量缩水的情况下,批发市场内的商户纷纭转向了零售。

广州白马服装市场(下称白马市场)是广州地区范围和交易量均居首位的中高档服装市场。在2000年之前,这里的商户几乎没有任何零售的概念,若要在市场内购买单件商品,商家要末根本就谢绝出售,要末最少以高出批发价3~4倍的价格才愿意卖出。彼时,商户们会大声告知这样的顾客:我们这是做批发的,不零售。

但在如今的白马市场内,商家几近都是批发的同时兼营零售业务,零售价虽高于批发价,但也保持在公道范畴内。

白马市场内的一名商户告知《第一财经日报》,由于每一年7~9月和春节前1~2个月是服装零售的旺季,相应的也是批发业务的淡季,此时市场内的大部分商家都会进行一些清算库存的促销活动,方式也是零售。

一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海宁皮城。这个主要销售皮革服装、皮具箱包的批发市场在1994年成立之初也是以批发为主要的商业形态,但在2001年第一次改造后便已开始扩大商场空间、加入服务功能、提升零售比重。2005年,海宁皮革城整体搬迁到了新城区,仅余的纯批发业态商户均被集中安排在EF座的几个楼层中。

海宁皮城证券部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说,批零兼营是目前海宁皮革城的主要商业模式,今后肯定批发(占比)愈来愈少,零售愈来愈多,这是一个发展的趋势。

对此,汪前进直言,中国的消费近年来处于快速升级的进程中,消费业态也产生了很明显的变化。消费者对服装的个性化需求和品牌意识都愈来愈强,服装批发市场的产品主要还是偏中低端的,已不再有过去那样庞大的市场了。

李宇恒也指出,目前服装品牌化的趋势日趋显著,而品牌服饰发展一般不通过批发环节,产品直接从工厂、代理商到销售门店,当前的服装批发市场业态已愈来愈跟不上市场发展节奏。

一家知名服饰品牌的市场部负责人印证了李宇恒的话:很早以前我们还有一些对经销商的批发业务,但后来发展为直接在自己的工厂举行订货会,现在则是以终端零售为导向,连订货会都要逐步淡化。

他进一步表示,中国服装行业的流通环节比较长、本钱本身偏高,之前市场行情好、增速快、大家都能挣钱的时候是没关系,但现在行业竞争愈来愈剧烈、利润也摊得非常薄了,企业首先斟酌的就是缩短流通环节。

如果说上述种种缘由都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传统服装批发市场,那电商的蓬勃发展则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名不愿泄漏姓名的批发市场工作人员告知《第一财经日报》,服装批发市场价格偏低的传统优势在电商渠道眼前几近是丧失殆尽。其实我们市场内很多人都在阿里巴巴等B2B平台上开了店,有的生意比在市场里还好,那谁还想在市场里做呢。

汪前进说,随着消费业态的升级、品牌商需求减弱加上电商冲击,服装批发市场的整体范围还将继续收缩。

艰苦转型

近年来,广州市一直在对城市中心的专业市场实行转型升级,已关闭了部份小型专业市场,而以白马服装市场为代表的15个示范专业市场则不在关停名单以内。

这与白马市场积极主动的转型策略不无关系。

与大量批发市场在政府气力的倒逼下被迫升级不同,白马市场几近是在市场风向产生改变时起便开始采取措施。

广州白马服装市场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说,白马市场的兴起源于邻近火车站的地理位置,初期90%以上都是现场、现金、现货的3现交易,现场较为杂乱。而随着消费业态和市场终端的演进,目前场内品牌的交易方式已转变为包括专卖、代理、零售、电商、加盟、散批等各种方式组合的展贸式交易。

以市场格局为例,此前的批发市场其实不需要太大的展现空间,而随着零售比例的增大,白马市场从2005年其就逐渐将原来8楼的仓库全部改成服装写字间,后来更升级为品牌营销区,推动商户从传统的批发商向品牌商演变。

白马市场方面提供的数据还显示,从2006年至今,该市场每一年投入1000万元对商场硬件进行改良。

而在推动销售方面,不同于一般批发卖场对商户在零售方面的限制,白马市场在批发淡季还会主动组织商户进行清仓零售。

如今的白马市场场内共有1100户商家,90%以上都是自有品牌的生产厂家。从这里走出的品牌乃至包括凯撒、哥弟、歌莉娅和朵以等知名女装品牌。

除此之外,白马市场还上线了自己的电商平台白马服装网,试图实现线下实体档口、线上商品展现、与现场交易互补的作用。

而更加完全的转型产生在成都市荷花池市场。这个西南地区范围最大的综合性批发市场于2013年初宣布关闭,尔后将被改造成为以零售业为主的金牛城市广场、荷花池商圈。而几近就在同时,B2B网上交易平台荷花池网宣布成立,原荷花池市场的商家纷纭入驻,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征战疆场。

李宇恒表示,随着电商渠道的重要程度日趋提高,开辟电商渠道已成为服装批发市场的必定之势,改变摊位式发展线路、提高商品档次,加强经营业态管理也是批发市场转型的必经之路,而这其中也要面临诸多困难。

上述白马负责人就表示,之前服装的生产基地就在沿海城市,位于这些地方的批发市场还有一定的地理优势,但随着生产基地向内地迁移,专业市场与生产地分离的情况愈来愈多,这对沿海地区的批发市场提出了新的挑战。

除此之外,批发市场如何发展电商渠道也还在探索当中,目前还没有较为成功的案例可以鉴戒。而失去了价格优势、品牌化逐步明显的批发市场还能否叫做批发市场,又该如何与传统百货、购物中心竞争等问题均还有待视察。  李蕾 王馨梓

珠海给利帕克汽车养护有限公司

重庆宗昊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

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