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柳宗元的朋友圈为朋友情谊和刘禹锡交换职位

发布时间:2021-01-06 11:57:23 阅读: 来源:吊灯厂家

柳宗元的朋友圈:为朋友情谊和刘禹锡交换职位

一生挚友刘禹锡

刘禹锡是柳宗元一生不相离弃的挚友,他们年青时相识,同一年中科举,同在御史台为官共事,后来又一起因参加永贞革新遭贬,一直到柳宗元死,他们始终书信往来。同命相连,同喜同悲,情同手足,不离不弃。柳宗元死后,刘禹锡代为抚养子嗣。两人之间的苦乐之声,至今还在时空里回荡。

我在这里想说一件具体的事例和大家一起分享。元和十年(公元815年)正月,柳宗元忽然接到朝廷诏书,召八司马等人进京。这让贬居十年早已心灰意冷的柳宗元猛然间激起了一阵惊喜。一路跋山涉水,这年二月,柳宗元回到了京城长安。可来到京城后不久,一件不经意的事情让柳宗元等人的命运又陡然逆转。

这年三月,刘禹锡邀请柳宗元等人去京城里的玄都观看花。触景生情,刘禹锡随意作《元和十年,自郎州承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诗,诗中唱道:“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诗的后两句是开玩笑的话,他讥讽那些靠排挤自己得到提拔的朝臣,“语涉讥刺”,轻蔑那些新贵象满园桃花一样,不值一顾。没想到这激怒了宪宗和旧派朝臣,在京城引起了一场风波。

八司马随即又被贬放到“五谷不毛处”。韩泰为漳州刺史,柳宗元为柳州刺史,韩晔为汀州刺史,陈谏为封州刺史。刘禹锡观花诗是让柳宗元等人再次被贬出京城的导火索,他也为此被放置最远的播州。播州在今天的贵州遵义,当时异常荒凉,是个人口不足五百户的小州。刘禹锡有八十岁老母,同去必就死地,分离也是死别。面对此情此景,柳宗元做出了让世人惊叹的举动。柳宗元要与刘禹锡交换地方,他说:“播非人所居,而梦亲在堂,万无母子俱往理。”危难之时才见朋友真情,世上能冒死救友者古有几人,足显柳宗元为人的高风亮节。这时御史中丞裴度伸出援手,刘禹锡才改贬去连州做刺史。

人生的事往往都是性情使然。刘禹锡不是柳宗元内敛的性格,也不是韩愈任情使性的人,可他也是率性而为的书生。十四年后,刘禹锡又一次回到京城。再游玄都观时,已是物事皆非了,不但观中桃花荡然不存,守观人也不知到哪里去了,他的好友柳宗元这时也仙逝飘去了。一时情起他又作《再游》诗说:“百亩中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独来!”当年趋炎附势的小人不见了,同游的好友也亡散不在了。独自一人重游故地,其心境是可想而知的。这一时情起的诗作又让刘禹锡付出了代价。刘禹锡只好再次离京到东都去做官。

八司马再次遭贬时,柳宗元没说一句埋怨的话。这一年六月,柳宗元来到柳州,他登上城楼,极目向四周眺望,环城映目的都是荒山僻野,一时激起了无限的愁思。柳宗元思念与之同样命运的刘禹锡、韩泰、韩晔和陈谏,随即作了一首《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诗唱道:“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驚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韩泰、韩晔在漳、汀二州,属江南道,漳州治龙溪(今福建省龙溪县),汀州治长汀(今福建省长汀县);陈谏、刘禹锡在封、连二州,属岭南道,封州治封山(今广东省封山县),连州治阳山(今广东省连山县)。柳宗元贬放的柳州,属岭南道,治马平(今广西壮族自治区柳江县)。天南地北,战友贬散四方,今生再难得一见了。柳宗元再度遭贬后,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诗风也为之一新。他在永州写的诗多抒发政治上抑郁不平的感慨,诗风内敛缜密。这首诗却一改往昔,凸现大气悲凉。高高的城楼融浸在荒漠里,无限的愁思象空阔的海天一样茫茫不尽。 驚风密雨,百感交集。岭树遮目,四州不见。九曲回肠,似这江流一样盘旋回荡。在这百越文身的蛮域,音书绝,滞一乡。此情此景,吟之让人久久不能释怀。

柳宗元在与刘禹锡同行赴贬地时,诗歌酬赠不断,有道不尽的别情。柳宗元《答刘连州邦字》诗说:“连璧本难双,分符刺小邦。”连璧是两玉并联,而世间人与物合成双美是极难寻求的。柳宗元说他和刘禹锡俩人是连璧,可却被拆开到小州去为官。这样的语言和情感在韩柳间是看不见的。

玄都观  忘年之交吴武陵

柳宗元《送南涪州量移澧州》说:“永州多谪吏”。《柳集》里有数篇文章记载元和初年,柳宗元与同贬在永州的“谪吏”及失意文人交往的事,其中吴武陵与柳宗元交往最密,并保持了一生的友谊。

《新唐书吴武陵传》载:“吴武陵,信州(今江西上饶)人,元和初,擢进士第(元和二年)。……初,柳宗元谪永州,而武陵亦坐事流永州(在元和三年),宗元贤其人。”吴武陵能文章,有史才,著有《十三史驳议》二十卷,已佚。

早年在长安他就与柳宗元相识。柳宗元在《同吴武陵送前桂州杜留后诗序》说:“濮阳吴武陵直而甚文。”后来柳宗元在《答吴武陵论<非国语>书》评赞吴武陵说:“一观其文,心朗目舒,炯若深井之下,仰视白日之正中也。”深井观日,舒朗至极,心悦之情,一语道出。其用语之精妙,让人合卷难忘。可见吴武陵文笔之大气,为人之豪放。因有文名,淮西节度使吴少阳闻其才,遣客郑平邀之,将待以宾友,吴武陵不答。后来吴少阳儿子吴元济反叛,吴武陵遣书斥责,从中可看出他反对藩镇的鲜明态度,不但不为之所用,还公开斥其反叛。

元和三年(公元808年)初,吴武陵贬来永州,两人交往密切。柳宗元感慨说:“拘囚以来,无所发明,蒙复幽独。会足下至,然后有助我之道。”柳宗元的重要著作《贞符》和《非国语》都是是在吴武陵的鼓励和支持下完成的,《柳集》里存有柳宗元和吴武陵讨沦《非国语》的《答吴武陵论<非国语>书》;还有多篇为两人同送别友人诗而写的序。思想默契,情深意浓。柳宗元和吴武陵是很特殊的朋友,从年龄和资历上看,吴武陵应是晚辈,他“每以师道”事柳宗元,柳宗元“每为一书,”他都“必大光耀(光大,炫耀)以明之(宣扬它)”。柳宗元慨叹说:“是足下(指吴武陵)之爱我厚。”

在永州,柳宗元和吴武陵居一水之隔,吴武陵住在潇水之西,故而柳宗元诗《初秋夜坐赠吴武陵》里有“美人隔湘浦”之句。同贬在永州的还有李幼清、元克己,他们经常在一起集会,探西山之幽,游小石潭之景。《柳集》里有两首柳宗元赠吴武陵的诗,《初秋夜坐赠吴武陵》和《零陵赠李卿元侍御简吴武陵》,两诗皆寓相思之情,诗里又多愤疾不平的讽刺之辞,他为吴武陵叹惜,美其人有奇抱,惜其世无知音。一次集会,吴武陵不在,虽隔一溪之水,“相思岂云远,即席莫于同”,柳宗元按捺不住情感,连夜作诗赠吴武陵,以表相思之情。柳宗元在《与杨京兆凭书》里曾向杨凭推介吴武陵,希能寻机举用他。柳宗元说:“去年吴武陵来,美其齿少,才气壮健,可以兴西汉之文章,日与之言,因为之出数十篇书。庶几铿锵陶冶,时时得见古人情状。”

吴武陵对柳宗元也是情深终生,从史料上看,吴武陵是当时唯一敢于直言为柳宗元喊怨叫屈的人。《新唐书》本传说:“及为柳州刺史(指柳宗元),武陵北还,大得裴度器遇,每言宗元无子,说度曰:‘西原蛮未平,柳州于贼犬牙,宜用武人以代宗元,使得优游江湖。’又遗工部侍郎孟简书曰:‘古称一世三十年,子厚之斥十二年,殆半世矣。霆砰(打雷)电射,天怒也,不能终朝(整天)。圣人在上,安有毕世而怒人臣邪?且程、刘、二韩皆已拔拭(指免罪被提拔),或处大州剧职,独子厚与猿鸟为伍,诚恐雾露所婴,则柳氏无后矣。’度未及用,而宗元死。”

吴武陵《遗孟简书》,为柳宗元鸣屈,义愤填膺,情辞激烈。后来他还向唐、邓节度使李愬推荐过革新派的骨干成员李景俭,据说诗人杜牧也是受他提携中进士的。史说他有“知人之明”,是个“奇谲(jué奇特而有机谋)”之人。后来平淮西叛乱时,吴武陵让韩愈向裴度献策,又致书吴少阳的儿子吴元济,劝其归顺朝廷。吴武陵晚年做韶州刺史时,因事获罪,在鞫(jū审问)讯时,因不满主审科第少吏的躁动,题诗路边的佛堂说:“雀儿来逐飓风高,下视鹰鹯(zhān猛禽)意气豪,自谓能生千里翼,黄昏依旧入蓬蒿。”今天读来其豪气仍会穿透千载,如见其人。

北京治疗共济失调的医院

干细胞机构

中国子宫癌十大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