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多年崖门水下考古宋元沉船仍是谜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59:24 阅读: 来源:吊灯厂家

新会举行纪念宋元崖门海战735周年历史研讨会

20多年水下考古 宋元沉船仍是谜

为纪念宋元崖门海战735周年,9月11日至12日,新会区举行宋元崖门海战历史研讨会,来自新会本地及海内外共40多名专家学者代表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宋元崖门海战的历史文化价值。

研讨会上,江西省著名宋史研究专家王立斌、新会区博物馆馆长林文斌、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总经理何艳芳以及赵氏、张氏、苏氏、伍氏、马氏、温氏等宗亲学者分别作了主题研讨报告。林文斌所作《新会崖门水下考古20年回顾》报告引发广泛思考:二十多年了,宋元沉船仍是个谜,面对“南海一号”考古和“南澳一号”考古的成功,崖门考古怎么做?

历史钩沉二十多年摸不到宋元沉船

南宋末年,宋皇室南逃至广东,祥兴元年(1278年)拥帝昺移驻新会崖山,建行朝草市。次年,元军分水陆两路进攻崖山,宋军将大船连结如城堞,双方展开攻防战。最终宋军战败,帝昺及杨太后投海殉国,南宋遂亡。

“宋元崖门海战是新会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事件,崖门一带水底下可能蕴藏大量文物,或可能包括宋帝的御舟,更成为世人的焦点,引起文物部门和史学界极大关注。”新会区博物馆副馆长林文斌在会上作《新会崖门水下考古20年回顾》,称自1991年起,当地政府和各级文物部门对崖门宋元海战遗址进行了多次考古调查,二十多年了,宋元沉船仍是个谜,未有突破性进展。

首度考古,可谓树立信心。1991年初,新会县政府向国家文物局呈上关于探测新会崖门宋元沉船的报告,得到重视。同年3月,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室会同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新会古井镇官冲地区进行了实地踏勘,为水下考古作预备性的调查。1991年12月,由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室与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和中科院广州地质新技术研究所,采用“旁侧声纳浅地层剖面仪”对崖门水域进行了综合考察,发现水下疑点19处,明显的有4处,其中确定1处为沉船。

可是,1994年12月,采用最新数字化探地雷达对古井官冲村一带进行探测,将银洲湖水道两岸三阶地貌测绘成图,探测结果却认为在官冲地区沉积层太浅,不会埋藏有宋元沉船,而认为在第一阶地的其他地段(如银洲湖滩)及水下会有大量沉船。

1995年8月,北京召开了“探测崖门宋元沉船研讨会”。在各方面努力下,崖门宋元沉船的探测工作被列入了中国水下考古“九五”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成为水下考古研究室在“九五”期间五大重点考古任务之一,是广东沿海考古的重要项目。1999年5月,国家文物局“九八—九九西沙水下考古总结会”在新会召开,该次会议直接促成了该年底的崖门水下考古。

1999年12月,考古调查队进驻古井官冲,开展了“宋元崖门海战遗址水下考古综合调查”。水下考古方面,在奇石到崖门口的银洲湖水道水底进行探测,测线长42公里,发现疑点36个,潜水队员随即对重要的疑点进行了水下探摸。然而天公不作美,期时遇上了长时间的严重低温天气,连续7天都是本地少有的1摄氏度,潜水员无法下水,调查被迫暂停。次年6月份,水下考古队再次赴崖门,探摸了余下的疑点。水下的调查工作,排除了奇石到崖门口的一大片水域,未有重大发现。

2002年,国家文物部门对新会西南部的劳龙虎航道(15.5公里长)整治工程沿线航道进行了水下考古调查,调查队共布了与河道平行的三条测线,其中有效测线长度超过了40千米,对整个河道进行了三次全覆盖的旁扫。在物探工作后,调查队对旁测声纳和浅地层的影像图进行了判读,确定了需要探摸的9个疑点,对其中6个点进行了潜水探摸。潜水员在虎坑口入银洲湖的缓流区发现确认有三条沉船,但沉船的年代尚难以确定。这是崖门水下考古以来最重大的发现。由于各种原因,直至现在也没有对这三条沉船进行专门的复查,以确定其年代和性质。

2004年7月,为了配合崖门古战场景区建设的论证,新会政府在北京组织召开宋元崖门海战专家研究会,专家们认为,宋元崖门海战遗址的考古发掘条件还不成熟,依靠现有技术探测难度很大,但完全可以建设宋元海战纪念馆,开发旅游资源。

2005年,为了配合崖门水道航道整治工程,调查队对由崖门大桥至天马港段区河段长约25公里的崖门主航道沿线水域进行水下考古调查,探测宽度为主航道为中心复线200米,仍未发现有宋元古战场的相关遗址……

扩大范围希望沉船能浮出水面

二十多年来,各级文物部门及地方政府出钱出力,共同促成多次崖门水下考古的实施,一步步取得进展,面对“南海一号”考古和“南澳一号”考古的成功,崖门考古应该怎么做呢?

林文斌认为,首先要研究天气,减少影响。“现在崖门水下考古的位置是位于潭江下游银洲湖水道、崖门口、黄茅海一带,水深约9—11米,河水极浑浊,能见度几乎为零,水下电筒亦仅见半米,浑水作业造成较大困难。”由于是河流出海口,受潮汐的影响,使每次水下作业适合时间只有2个小时。“深入研究和克服天气、潮汐、浑水作业等自然因素的影响,是下一阶段水下作业的重要课题。”

考古范围也困惑着林文斌,他认为,要立足官冲,扩大范围。由于史志记载均集中于官冲村,故近年来相关陆地调查重点均在官冲村一带。而在官冲的调查却令调查组大失所望,迄今未能找到确切沉船板一块。相反地,调查组却在银洲湖西岸的崖西发现众多疑点。

据专家研究,唐宋时期新会七堡镇、三江镇、会城镇南坦、沙仔尾一带原是古银洲湖一部分,因水陆变迁,上述地区现亦变为陆地了。1992年考古报告中,专家推测“当时宋帝昺的‘海水城堡’位置可能在现今三江口与虎坑口之间,约沙仔尾岛(三江镇沙仔农场)附近,即古银洲湖中心位置”。另有专家提出,黄茅海是海战决战点。可以想象,现今狭窄的银洲湖水道片可能容纳战船千艘?故林文斌认为,水下调查范围要扩大到南至黄茅海、北至沙仔尾一带,陆地调查除原有古井官冲外,要扩大到崖南、崖西、双水、小冈、七堡、会城、三江等地,其中崖西和三江是现今的重点。“2002年在银洲湖北部与虎坑河交汇处发现有沉船,就证明扩大考古范围的必要性。”

经历了陆地调查的忙乱,林文斌感受到:“地方文物部门的事前准备功夫做得未够,浪费了大量正式调查的时间。在大规模调查前,地方文物部门要深入研究文献、史志等有关材料的记载,研究宋元至今水陆变迁之情况,调查各地出现了相关疑点,为大部队出战做好准备工作。”

但是,下一次水下考古依然遥遥无期。林文斌说:“我们要认识到这是一个持久作战,才能思想上和工作上恰当处理认识和工作方法,要有耐性,亦要坚信梦中的沉船会随我们的工作日趋深入而最终出现。”

水平定向钻机货源

自动验布机图片

木炭加工批发

称重传感器货源

相关阅读